這道關乎未來發展的大題目 浙江打算怎么答?

發布日期:2021-04-10 14:40 訪問次數: 信息來源:浙江新聞客戶端

2021年,生態環境領域最時髦的話題莫過于碳達峰和碳中和。

今年的全國政府工作報告提出,扎實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各項工作。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。一時間,各地各部門都在抓緊摸清家底、編制方案,尋找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這道題的“最優解”。

作為中國經濟最活躍、最發達的地區之一,浙江能否率先破題?這不單單是一句承諾,更是事關高質量綠色發展的新一輪實踐。

01

答好這道題,需要心中有“數”

我國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,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。

在不少人眼里,碳達峰和碳中和仍是新鮮名詞,但在浙江工業大學原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院長鮑健強看來,這僅僅是語系和規則的差異。

     “不論是‘藍天保衛戰’,還是‘煤改氣’‘煤改電’,不論是發展新能源項目,還是推進新能源汽車發展,在應對氣候變化上,我們從沒有停止努力,這也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大舉措。”鮑健強告訴涌金君。

隨著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進入政府決策視野,未來一段時間,會有更多新語言、新名詞冒出來。比如溫室氣體、清單編制、二氧化碳當量(CO2e)、近零碳排放、森林碳匯、海洋碳匯、碳捕集、利用與封存等等。

從浙江的探索實踐來看,隨著產業結構轉型升級,2009年至2019年,浙江能源消費結構低碳化已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績,為下一步實現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奠定了堅實基礎。先來看一組數據:

浙江煤炭(高碳能源)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比重由2009年的63.2%下降到2019年的45.3%,煤炭消費總量穩定在1億噸標煤左右。

天然氣(低碳能源)占比由2009年的1.49%上升到2019年的8.0%。

非化石能源(零碳能源),如核電、水電、風電、太陽能光伏發電等占比從2009年的13.6%上升到2019年的29.9%。

除了這些基礎,浙江還是全國第一批溫室氣體清單編制的省份。

可別小看了這個清單,摸清了溫室氣體的家底,才能夠支撐碳考核、輔助碳決策、服務碳交易。

事實上,在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的指導下,浙江省發改委、省生態環境廳已組織開展了近10年的溫室氣體清單編制工作,積累了大量的溫室氣體排放源、排放量的數據。

尤其是2017年開展的浙江省各地市溫室氣體清單編制工作,使我們初步掌握了全省11個地市的碳排放結構、特點和底數。有了這些數據基礎,再來看碳達峰這道題,心中才更有“數”。

02

遍地開花的低碳實踐

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,我們能做些什么?

今年3月,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召開。兩千多字的新聞中,碳達峰、碳中和內容占了一半以上,會上還部署了七方面工作。簡單總結一下就是:

能源:包括能源體系、控制化石能源總量、提高能效、能源替代、電力體制改革;

領域:工業建筑交通領域、重點是減污降碳;

技術:突破、前沿、推廣應用、創新平臺;

兩手:“雙控”、財稅、碳市場、綠色金融;

生活:反對浪費、綠色出行、時尚;

碳匯:國土規劃管控、固碳、碳匯增量;

國際合作:規則標準、綠色絲綢之路。

這些可施展領域對浙江來說都不陌生。零碳村莊、零碳會議、零碳建筑……仔細觀察就會發現,低碳這件事,在浙江早就有跡可循。

去年12月,浙江宣布將在全省公共機構尤其是黨政機關中實現部分會議(培訓)碳中和,打造“零碳”會議,進一步拉開了“零碳”的大幕。

在此之前,浙江省機關事務管理局還以100元/噸的價格,向麗水市遂昌縣高坪鄉箍桶丘村購買了60.36噸碳匯,用以抵消培訓會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,從而實現碳中和。

這對擁有大量森林碳匯的地區來講,既是一種激勵,也為生態產品價值實現轉換提供了新路徑。

作為浙江省省級近零碳排放社區試點,2019年,湖州安吉余村直接碳排放強度僅為0.04噸/萬元,趨近于零;同時,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近5萬元,走出了一條生態美、產業興、百姓富的可持續發展之路。

    “余村以智慧農業、家庭農場、休閑觀光為重點,不斷拓展‘兩山’轉化通道,著力打造鄉村低碳產業體系。”浙江省生態環境廳相關負責人告訴涌金君。

不光如此,在深化電力體制改革上,麗水也早有行動。上個月,涌金君探訪了麗水的“虛擬電廠”。顧名思義,這是座看不見的電廠,沒有廠房也沒有發電機。

國網麗水供電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涌金君,虛擬電廠由麗水境內小水電組成,聚合了55萬千瓦庫容調節水電站和45萬千瓦下游徑流電站,相當于一個百萬千瓦級的“超大號電池”。當電力系統出現供需不平衡時,“虛擬電廠”可以借助調控平臺,快速分析計算各個水電站的運行情況,并發出指令。

相較傳統調峰方式,這種利用水電資源實現零成本調峰的做法不僅可以節約資金,還能減少發電的耗煤損耗,讓原本海量的無序資源變得有序可調節,管理運營也更有彈性。“遍地開花”的低碳實踐和成果,足見浙江各部門各行業對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的重視和誠意。

03

碳排放權=發展權?

盡管在諸多領域已有所實踐,但是長遠來看,浙江要實現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這一目標依然困難重重。

壓力主要來自這幾個方面:

從能源結構看,煤電機組還處在“青壯年”期,具有30年到40年的產業“鎖定效應”期,調整空間很小。鮑健強分析,經過近10年的“抓大放小”,浙江淘汰了小火電、小鍋爐、小鋼鐵、小水泥等落后產能,產業調整空間已被壓縮。

從可感知角度看,不管是政府、企業還是公眾,對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的認識都有一個過程。鮑健強表示,認清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規律和特點非常重要,它與過去節能減排有聯系,又有區別;與傳統的考核方法有相關,又有不同。

因此,對待這件事,既不能簡單地拍胸脯唱高調,也不能面對壓力有畏難。需要社會各界群策群力,形成合力。

從發展軌跡看,2019年,浙江省碳排放量占全國排放總量的4.27%(全國第9),低于江蘇(7.12%,全國第3)和廣東(5.64%,全國第5)。

但“十三五”以來,我省碳排放累計增幅略高于全國平均增幅,遠高于江蘇和廣東,碳排放總量增幅處于偏高水平。

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,化石燃料的大幅度削減和能源結構的深度優化,是實現碳減排的重要途徑。

有人說,在此背景下,碳排放權就是發展權,要在碳達峰前多上項目。

     “這其實是一種誤解。”省環科院相關負責人直言,難的不是達峰,而是達峰之后如何持續減排。如果現在繼續大幅提高化石能源使用量,這種影響很可能持續二三十年,不僅會壓縮未來低碳技術發展的空間,還給2060年實現碳中和帶來壓力。

因此,對企業和項目來說,今后除了要算經濟效益外,還得加上一筆“能源賬”。

溫州已經開始探索。涌金君從省生態環境廳了解到,溫州已經在全省率先探索將碳排放評價內容納入環評體系,截至目前,首批20個工業項目試點工作已經完成,相關“成績報告”均在標準之內。

該負責人告訴涌金君,今年1月,生態環境部同意浙江省開展對部分重點行業“碳評納入環評”的工作試點,相關方案正在編制中,計劃6月前在全省電力、建材、石化等重點行業建設項目中推行。

也就是說,今后項目能否投產,碳排放也會成為標準之一。

不光是項目,“碳達峰、碳中和”行動作為一場全新的革命,將會給我省經濟、能源、技術、政策體系帶來深刻影響與挑戰。

這也是浙江在面對這道考題時必須謹慎的原因——要堅持系統觀念。不僅要綜合考慮碳排放總量、能耗總量、碳排放強度、能耗強度等指標,同時也要考慮經濟高質量可持續增長,還要考慮對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影響。比如,隨著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持續提高,能源消耗也會隨之增長。

     “在‘碳替代’上,浙江可以持續推進化石能源結構低碳化,加快風電、太陽能發電對煤電的替代等,但‘碳中和’的潛力還比較弱。”鮑健強分析,由于傳統樹種的固碳能力弱,導致森林碳匯潛力受到限制。

     “要進一步挖掘潛力。”他建議,浙江應在“碳中和”的技術研發、創新和儲備方面提早布局,培育“碳中和”未來產業,比如布局煤電行業的碳捕集、利用與封存技術研發、應用和產業化等。同時,浙江要積極參與全國統一碳市場建設,發揮碳市場在“碳替代、碳中和”過程中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。
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日韩激情无码免费毛片-亚洲欧洲日产无码综合-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